获取视频失败
点击重新加载

不让传统手艺失传!父女俩心中的那块“蓝印花布”

蓝印花布是我国的传统手工印花织物,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蓝白相间的花布上印着吉祥喜庆的图案,韵味朴拙幽雅。一块蓝印花布,凝结了过去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寄托。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随着现代印染工艺的普及,传统手工印染的蓝印花布逐渐被取代,消失在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而在江苏南通,这个蓝印花布的主要产地,有人为了能传承这项手艺,埋头耕耘了四十余载,收集老图样,设计新纹路,将这蓝印花布重新带回了千家万户。 坐落在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的蓝印花布博物馆,今年已经开了20个年头了,馆长吴元新走遍全国,收藏了三万两千件蓝印花布,现在,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到馆里参观,探寻蓝印花布的故事。 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市级传承人吴灵姝:新婚之夜,夫妻俩用蓝印花布床单被套,用“青”色,象征两人亲亲爱爱,长长久久。 在女儿吴灵姝的记忆里,父亲吴元新的大半辈子只有两件事,一件是忙着走街串巷的收老布,另一件便是扎在家里的作坊里,刻花板,染新布。 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市级传承人吴灵姝:小时候家里都堆满了蓝印花布,家也很小,所以就把它堆在茶几上,上面再搁一块板,然后我有的时候就在上面写写字。 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吴元新:她说爸爸蓝印花布是不是你的儿子,你不要我了。我就突然一惊,怎么她这样讲,我说蓝印花布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。 吴灵姝:很严肃地跟我说,蓝印花布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,它最大,你懂吗?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随着外来化学染料的进入,传统的蓝印花布因为费时费工,逐渐被取代。到了90年代,蓝印花布已经很少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。 而老一辈手工艺人相继离世,很多蓝印花布的图案纹样也随之消失。这让土生土长的南通人,同样也是蓝印花布传承人的吴元新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 吴元新:实际上我是从小在母亲的纺纱织布声中长大的,那时候记得就是奶奶纺纱,母亲织布,父亲染色这样一个场景,经常浮现在自己的眼前。所以我对蓝印花布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 决不能让蓝印花布失传!抱定了这样决心,吴元新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决定。辞去在南通旅游工艺品研究所的铁饭碗,回家做起了老手艺。 吴元新:那时候我一辞职,我们街坊邻居、我们研究所的人说吴元新疯了,他还敢辞职。辞职以后干什么?做蓝印花布,蓝印花布能有饭吃吗? 背负着众人的猜疑,在一间简陋的印染作坊里, 吴元新开始了他的“蓝白梦”。他说:“蓝印花布不难做,但是要想靠蓝印花布吃饱饭,关键是要设计出受人们欢迎的纹样。” 吴元新:那么我们就跟着师傅一起去乡下去收蓝印花布,把蓝印花布的纹样描下来,然后再组合成新的蓝印花纹样。 刀功要细腻,花型要紧张,纹样要新颖,吴元新手下正在进行制作蓝印花布的第一步:镂空花板。一张模子往往考验着蓝印花布手艺人的耐心与功力。刻花板的时候,吴元新常常一整天都不跟人说一句话。 吴元新:因为你只有刻好花板,它才能够染出更好的布,那么我们花板刻的好坏,那么直接关系到花型,直接关系到染布出来是不是好看。 42年来,吴元新共收集了十万余种蓝印花布的纹样,重新设计了近2000张蓝印花布的模子,由他设计的蓝印花布远销海外。2006年,凭借作品《“狮子滚绣球蓝印花布”台布》,吴元新被联合国教科文国际民间组织授予“国际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,同样是在这一年,南通蓝印花布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 【追寻“蓝白梦”不让传统手艺失传】 吴元新把这项传统技艺守了下来,而要想把蓝印花布一直传下去,靠的还得是下一代。自己的女儿从小耳濡目染,自然是传承人最好的选择,不过,一开始,女儿吴灵姝却是拒绝的。 因为打记事起,吴灵姝看着父亲每天为了蓝印花布忙里忙外,不着家,是打心底里不想从事蓝印花布这一行。是什么让她转变了主意? 2008年,吴灵姝报考了北京理工大学产品设计专业。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吴元新高兴得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觉,他觉得蓝印花布后继有人了。 吴元新:在她上大学走的时候,我把她画板,笔记本全都用蓝印花布包着,就希望她能想着蓝印花布。 吴灵姝:他也没跟我说,我打开行李看,怎么给我把布带学校来了,赶紧收一收放一边去了。 走进大学的吴灵姝开始学习她喜欢的绘画与设计。前沿的设计和时尚的元素让她大开眼界,从小生活的蓝白世界也被抛在了脑后。毕业前夕,吴灵姝告诉父亲:她要留在北京。 吴元新:我那时候已经到了没办法了,我带的研究生没有一个愿意真正从事我们这个职业。那么我身体也不好,如果说她不回来,那么我说真的,蓝印花布(的传承)真的要断了。 一边是辞职不干的徒弟,一边是不愿回家的女儿。为这事,吴元新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,着急上火的他只好向老朋友求助。 吴灵姝:父亲就带我走访了这个张仃生、冯骥才先生、常沙娜院长、韩美林先生,然后到了张仃先生家里以后,就看到他穿的衣服就是我们蓝色的土布的衣服。他说我宁可欣赏一块蓝印花布,也不喜欢团龙五彩锦缎。因为蓝印花布有一种清新之气、自由之气、欣欣向荣之气,蓝印花布是一个好东西,你一定要好好地把它传承下去。 前辈们的话,打动了吴灵姝,不过,作为年青一代,吴灵姝对蓝印花布的发展有自己的想法。她向父亲提出,回来可以,但她要设计全新的蓝印花布纹样。 吴元新:她回来以后就要做自己新的东西,那我说好,你做。我把她骗回来以后,让她对蓝印花布的情感打好,今后要赶她走都赶不走。 吴元新原本以为女儿只是随便说说,只要肯回来,就能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学习蓝印花布的工艺。但完成学业回到家的吴灵姝,真的带回来了一股脑儿创新的点子,下定决心要大干一场。一边是坚守了几十年老手艺的父亲,一边是走在时尚前沿的女儿,分歧在所难免。 吴元新:这个花形弄得这么大的,这个同传统的东西都不一样了,没这种感觉了。 吴灵姝:因为感觉馆里的东西比较老,全花的(衣服)现在谁还能穿得出去? 吴元新:她就一直嫌我的设计显老,你就把这个技艺传承好就行了,我不希望她能够在这上面改变,我就很接受不了。如果说把路走歪了,你还不如不做。 为了不让女儿走“歪路”,平日里,每每吴灵姝设计的作品要打样时,吴元新都站在旁边当起了“监工”。 吴灵姝:这在水里颜色很漂亮,特别美,渐变的。 吴元新:你就自我陶醉,自我欣赏。 想要创新,就得先扎扎实实地掌握传统工艺,而蓝印花布要想真正重新走进大众,也的确需要更适合现代人们的审美。父女俩两代人的想法不断磨合碰撞,赋予了蓝印花布新的生命。 将蓝印花布的设计纹样运用到丝巾和绸缎被面上,提出浅蓝扎染的新理念,吴灵姝的创新打破了蓝印花布厚重的棉布质地,广受年轻人喜爱。 吴元新:也很奇怪,感觉到同样的一件东西,挂在那边就很时尚人家就希望去买,我就感觉到确实有点失落,也有点落伍了、落后了。 吴灵姝:孩子现在已经四岁半了,那时候我记得就她开始学说话的时候,当她出这个蓝印花布这四个字,我的心里好感动,眼泪都要出来了,其实那会儿我就感觉,就慢慢的就能够理解父亲对我的那份爱。我说抒染再说一遍,然后爷爷听得真的是乐开了花,嘴都笑得合不拢嘴了。 吴元新:我们四代人,我母亲90岁了,我、我爱人、我女儿、女婿包括小孙女都很喜欢蓝印花布,所以我从心底里边感觉到很开心。我们蓝印花布后继有人,也能够使蓝印花布代代相传。 【让民族的记忆 世代传承】 父女两人最初各自各的坚持,但因为心底的热爱,他们找到了更好的方式,让传统与现代结合,让蓝印花布得以传承。 对于父女来说,他们做的可能是一项项具体的工作;而对于我们来说,这是民族的记忆,文明的路灯。家家有盏灯,多做护灯人。

Copyright © 2018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
京ICP备16065310号-5  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12号